思政网(新)

愈资深的人,愈要hold住自己的欲望

发布日期:2016-11-28    浏览次数:

上周某日听收音机一位资深音乐人说,他觉得自己很“幸运”,他“曾经”生在那个“音乐鼎盛”的年代。

“现在的音乐,已经失去音乐的本质。”他继续说,“也失去了好音乐。”

我原本还蛮喜欢听这个音乐人的节目,但他这两句话,突然让我感到不太对,something is wrong。

我承认我也和许多70后一样觉得十年前的音乐很好听,甚至二十年前的音乐更好听,而现在的音乐不比十年前或二十年前的好听,有的作品甚至连一分钟都无法听下去。但我知道,那是我庸俗的想法,或许我们这种人可以只活在过去,永远不知珍惜现在,但他,他呢?他是“音乐人”咧!怎么可以用这种年龄渐大总会有的“以前的月亮比较圆”态度来看音乐?

他怎么用如此严厉的批判,来断定现在的音乐失去“音乐的本质”?

而什么又是“失去好音乐”?

我不知道现代的流行音乐和以前比有好多少或坏多少,但我认为,人们只有在事过境迁的“十年后”,才能真正判断“那十年”是什么。

正在高峰者,永远不知道自己正在高峰。

正在转型者,永远不知道自己正在转型。

正在时局中者,也永远不知道自己所处的时局的历史定位是什么。

看到电视上另一节目,有一位超现代的年轻音乐人,做的音乐都是那种锵锵锵吵死人的,在选秀节目上接受访问。

主持人问他,他崇拜的乐手是谁?

这年轻家伙很狂妄地说,他,没有“崇拜的人”,他就是一直创作一直创作,“睡觉时间都不够了”。

这嘈杂又无章法的现代音乐我目前根本听不进耳,但我不得不强迫自己记下他的名字,逼自己要给他一份敬意。

我想,以后的历史,有空间留给这个年少轻狂的创作人。

而至于那位资深的音乐评论家,他已成为被自己曾活过的那段时间给牢牢框限住的一个过气的人了。

想起一位大师说:“看到自己看不到的,才叫作看到。”

所以我自我勉励,随年龄愈长及资历愈深,愈没资格去批评年轻的一辈,随着自己渐渐地“看不到”,更要“看到”自己的“看不到”,这才叫作智慧。

——《意林》刘威麟

指导老师:曹正勇(老师)

本文编辑:陈媛

本文作者:陈媛

上一篇
下一篇